【文化周刊】毛笔西施

浏览次数:54 发布日期:2019-11-22

刚入夏,太阳就放射着灼热的光芒,热气扑面而来。石家庄市棉一立交桥古玩市场上,熙熙攘攘,人声喧哗,我刚转了一圈,额头就沁出了汗珠。在临近马路的边缘地带,我看到了“毛笔西施”的摊位。

说是摊位,其实也就两张摊开的报纸那么大,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毛笔。“毛笔西施”坐在小凳子上,正在热情地给顾客介绍毛笔。她六十多岁,一头染成微黄的波浪卷的头发,上穿藕紫色外衣,脖子上系着一条项链,下着黑色方格的裤子,脚蹬一双与上衣颜色相同的鞋子,挺时髦的一位老太太,怪不得人们称她为“毛笔西施”。只是她脸上的皮肤如核桃皮,皱纹密布,写满了人生的沧桑与辛劳。

“毛笔西施”本名徐银花,江西进贤人,她的老家被称作华夏笔都,人人都会做毛笔。二十年前,她和丈夫来河北做毛笔生意,先在衡水开了一个店面,生意不太好,七年前丈夫回了老家,她则投奔在石家庄打工的女儿,从此在石家庄安营扎寨,摆摊卖毛笔。丈夫在江西老家负责制笔,把货发过来,由她来卖。一年前女儿也回江西了,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。她把租的两间房子又转租一间,可以节省一点开支。

我蹲在摊位前和她攀谈起来,她很健谈,虽带着些江西口音,但普通话说得还不错。不时有人过来看毛笔,她根据顾客的情况,推荐给他们适合的毛笔,什么狼毫、羊毫、兼毫、猪毫,什么行、楷、篆、隶,门儿清。她的毛笔有五块钱一支的,也有一百块钱一支的,顾客尽可以讨价还价。有的笔杆是天然的竹竿,淡淡的绿色,散发出植物清新的气息。在比较精致的笔杆上,还雕刻着她丈夫的名字,她说那是听了一位书法家的建议,给自产的毛笔打品牌。她很实在,也很精明,笑靥如花,给人以信任感。她说,有一次一位书法家来买毛笔,问好使不好使,她说你拿走几支试试,不用给钱,如果不好使你把笔退给我就行。几天后,那位书法家又来了,还带着十来个人,高兴地对她说,买支好使的笔,比找个好老婆都难,你的毛笔太好用了!这些人一下子买了一万块钱的毛笔。徐银花说,石家庄的文化人多、人好,一年能挣个两三万元,所以,我舍不得离开。当然,挣钱也很辛苦。只要不是极端恶劣的天气,或者生病,徐银花都会出摊。有时骑自行车,有时坐公交车,石家庄市凡是古玩市场都留下了她的身影,许多人都认识她。她不仅摆摊,有时还到大学尤其是老年大学兜售毛笔。中午饭常常自己带着,放在保温壶里,有时在市场买几个馒头凑合一顿。

我有点不太明白,丈夫、女儿都回老家了,徐银花年逾花甲何必一人独自在异乡苦苦打拼?徐银花对我讲述了她惨痛的受骗经历。十几年来,她辛辛苦苦积攒了三十来万元,本想在石家庄买一套房子,她老头儿不同意,说,家里有房子,干吗还要在外地买房子?当时买房还差个十来万元,就想着除了更勤快地卖毛笔挣钱,还得理财,让钱生钱。没想到,陷入了一个骗局!徐银花说:“刚开始,给的利息确实很高,那家公司还组织去新马泰旅游了一趟,我也算出了一趟国,觉得很划算,就加大了投入,后来把三十万元全部投进去了。谁知,那家公司再也找不到了,钱被骗了个精光!那时,我死的心都有啊!天天哭,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一下子瘦了十几斤,几天工夫头发全白了。我实在想不通,自己每天这么辛苦,从来没害过人、坑过人,靠诚实劳动过生活,为什么老天这么不长眼,让我这么倒霉,所有积蓄一下子全打了水漂儿。过了几天,我从床上爬起来又出来摆摊,人们说,出了这么大的事,还有心思摆摊啊。我说,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,不摆摊又能咋样?”徐银花在讲这段经历时,语气平静,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。徐银花是一个坚强的女人,她没有不停地懊悔和咀嚼痛苦,没有沉湎在忧伤中不能自拔,没有在被骗的门槛绊倒后就爬不起来了。徐银花迈过了那道门槛,她不服输,一切从头再来!用更勤劳的努力,给未来铺展一条通往希望的幸福之路。

徐银花笑着说:“那是三年前的事了,如今我又攒了五六万元了。我虽然倒霉遇到了坏人,可还是很幸运地遇到了更多的好人,给了我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。他们得知我被骗个精光,都替我难过,安慰我说,钱没了再挣,还有我们呢!有个书法家经常来买我的毛笔,一买就是上千块,给我起了个绰号‘毛笔西施’,还把我的故事发到了网上,后来,来买我毛笔的人就更多了。我初中毕业,文化程度不高,但我知道西施是古代一位美女,怎么能和人家比啊,我知道大家这么叫我,是在帮我。我到大学去卖毛笔,学生们见了我也喊‘毛笔西施’。”说到这儿,徐银花笑得像一朵绽开的花儿。